【初一】花蓮媳婦的金雞年日日常。

Views 0 Comment

恭喜呀恭喜,又到了每年必連載的年節垃圾話時間溜。(拱手作揖)

新的金雞年,就讓用陛下父子倆緊緊相擁的溫馨畫面(?)來跟大家拜個年吧。

 

還記得去年2016舊曆年,

做人新餔(媳婦)離鄉背井,遠離原生故鄉到夫家過年的心情,

雀躍又帶點緊張,

一方面知道可以大吃年菜很興奮,

一方面擔心還在肚子裡的37周陛下會趁我跟嘉慶君一樣遊台灣時蹦出來湊熱鬧,

雖然說花蓮公公表示可以接生我就放心生吧,

但哪能放心呢,真要就地生了我以後看到公公就要蒙面了吧。

想不到那樣糾結的心情已經是一年前。

做人新餔為人媳婦資歷第二年,今年的我依舊可以仰不愧於天驕傲地說,

我今年依舊是個孽媳。

今年的我不再是身懷六甲擁有尚方寶劍的女子,卻一如往常地睡到了正中午,

(竹茂:…做人新餔啊)

沒有參與除舊佈新大掃除的部分就算了,我連準備年菜還有飯後善後都沒參與到,

因為這些我的婆婆都請了台灣傭人幫忙備妥了。

更人神共憤的是,我竟然還帶了妹妹盧佳一起回花蓮過年。

而且我妹也毫不掩飾地跟我一起睡到正中午。

竟然有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發生,要是有轟天雷應該就劈在我身上了吧。

(竹茂:……………………………做人新餔啊….)

 

話說盧佳會一起來花蓮,一切都是因為這桌年菜。

IMG_6325.JPG

去年提到我婆婆都是用謝天辦水席的心態在備年菜,

我一干堂兄弟姊妹看到跟滿漢全席沒兩樣的年菜十分稱羨,

熱愛大吃的盧佳豈能放棄這個機會,今年就立刻屁顛屁顛表示想跟著來當食客。

竹茂嫁一個女兒送一個,買一送一。

一開始問婆婆妹妹是否能來時我有點緊張,

畢竟我人才剛當媳婦不到一年,就要攜家帶眷是不是有點過分。

誰知花蓮媽媽一口允諾啊!

一聽到妹妹要來,什麼拿手絕活全上了,

紅燒獅子頭燉白菜滷,海嵾鮮蝦燉蛤蠣時蔬,白斬珍珠雞,頂級烏魚子,

五福魚丸好彩頭湯,醬油滷豬腳,清燉牛腱肉,香煎白鯧與清蒸某種深海魚,

甜粿鹹粿蘿蔔糕,各種時蔬年菜…..


陣容華麗就好像跨年晚會竟然請了魔力紅這樣讓人震驚。

古代嫁給達官貴人不過就是如此吧,我就是比少奶奶還要威風啊。

我妹看得兩眼發直,因為以上陣容除了華麗之外,份量非常多,

是多到餵飽一村落的人這麼的多,

第一天我妹還想奮力吃完,當她發現她掃盤後會源源不絕地補上,

才恍然大悟後面有一整鍋在等著她,這才放棄了清空這個不切實際的念頭。

這麼龐大的份量,讓我們姊妹倆嘖嘖稱奇的是,

每一天的菜色卻不一樣。

昨天出現過的菜色,隔天就不會再重複出現。

我跟盧佳忍不住一直揣想那些吃不完的食物去了哪,

該不會花蓮媽媽其實有好幾個像7-11一樣的冰箱,藏在某個消失的密室吧。

不然無法解釋這些食物會憑空消失啊。

 

除了在家被永無止盡的餵食,

下午時分我老公還會拎著我們姊妹倆去吃正當冰朱媽媽等各種花蓮小吃,


最瘋狂的時刻是吃晚餐前他們還去吃了蚵仔煎,

我妹是個可以單獨捧著大炒鍋吃飯的女子,在嘉義還會囔著肚子好餓沒吃飽,

在這裡我從沒聽過她說餓了這兩個字,

由此可見我妹真的飽到上奈何橋。

我也飽到上奈何橋,因為每天大吃吃到我開始斷片,

想不起今夕是何年更想不起我們剛剛做了什麼,

我剛剛被碰到地獄使者他消除了我的記憶。

總之,小年夜,除夕,初一,

我們就在吃不停的食物與婆婆的愛中結束了。

我兒子天天飽到大五次便,變成一顆肉球,看看他橫生的嘴邊肉。

陛下:我回去找鎂廷她一定會很開心。

 

陪姐姐過了一個婆家年,我妹突然對嫁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今天我妹在酒足飯飽彌留之際竟然福至心靈的表示:「嫁人好像也不錯。」

不能怪她誤會嫁人真好,

畢竟她親眼目睹姊姊沒有了孕肚這把尚方寶劍婆婆待我依舊如初戀,

洗手作羹湯還忙著要替姊姊照顧兒子,

每次我要從餐桌起身婆婆就會急急忙忙地要我坐下,衝去當我的替身弄金孫,

妹妹盧佳第一次嚇到冷汗狂噴差點就變成一座中央公園的噴泉。

種種跡象顯示,婆婆不是普通的愛我啊。

該不會我是她前輩子失散多年的親骨肉吧。

要是有這樣的婆婆我願意結婚一百次。

 

 

最後,我也得到了報應。

媽呀我打完好幾千字內容竟然消失了!!

送出去前一刻網誌竟然壞掉,我搞不清楚的DNS什麼鬼的出了問題。

這就老天爺是要賞給逆媳的轟天雷吧,

老天爺我收到了啊…………………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