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解。

1 Comment


吳姐真是我人生中一個最大的無解。

在艾莉絲工作這麼久了,還是不了解吳姐是怎樣一個人。

今天帶著忐忑不安的心去艾利斯上工。

因為前些日子吳姐對我態度似乎回復到剛進艾利斯的的樣子了。

我害怕,也夾雜著點怨懟。

工讀生怕他,怕他的操之過急的急性子,怨他,不由分說不管對錯愛錯罵人。

說穿了吳姐就是個急性子的人。

每次都會在我背後切切提醒”小桃不要急,小桃慢慢來”,其實全部人之中就他最急。

對吳姐的急性子真是莫可奈何。

今天到了艾利斯,吳姐就疊聲問我,小桃要不要喝熱茶?感冒好點了沒?說著就遞給我一杯暖呼呼的熱茶。

我接過熱氣騰騰的茶,原本因為之前他很容易兇我,不體諒我真的忙不能來支援的怨氣似乎跟著熱氣飄到空中,霎時煙消雲散。

吳姐又是吳姐了,是惠妤口中會有點偏愛我的吳姐。

今天來了幾位大戶,就是對我巧克力繪盤在不絕口的康叔。

一進門就跟我打招呼,好久沒看到妳了呢。他們吃得是高檔的餐,所有服務次數多,要講話機會自然也多,可是我還在失聲階段,語調根本不是我能隨心所欲控制,他想發哪個音就發哪個音,任性的很,想當然耳,我在他們面前狂走音,送個前菜刀叉講個謝謝都會變些瞎。

雖然我送餐頻頻破音,可是他們還是很喜歡我的樣子。

吳姐也沒說什麼,依然是笑容可掬,就算媽媽(一個超強好幫手,一有大戶就會被吳姐急CALL)沒來也是快快樂樂,不會急急忙忙。

這麼突如其來的大轉變真是嚇到我了,就跟在喜馬拉雅山頂上發現失蹤15年的人奇蹟生還一樣讓人驚喜。

我今天在艾莉斯的日子真可謂逍遙快活,此樂何極。

不過當我回到家想了想,吳姐還真是善變。前幾天對我凶惡,過兩天又笑面迎人。

相隔兩天的吳姐天差地別。

而我從別人耳朵中聽到的吳姐,跟我親眼目睹的吳姐,也是天差地別。

每個人的眼中心中都有一個吳姐的面貌。(該不會吳姐是千面人!!!!)

不過別人口中的吳姐,和我心中的吳姐不一樣。

也許因為他疼我?我心中吳姐沒有這麼孤傲,少了點嚴厲,多了些孩子氣。

我覺得吳姐心中住著一個小孩。

有時候吳姐真的很像孩童,他會為了別人不跟他聊天只愛跟媽媽天而大吃悶醋,別人眼中像是個性孤僻愛計較,我倒覺他有點像是孩子在爭寵吃醋。

尤其當他嘴巴上說他沒在吃醋時,更像個耍賴的兒童。

有時候吳姐會耍任性,嘟著嘴說阿伯(艾利斯老闆,吳姐老公)好討厭,他不要理他,所以如果要跟阿伯面對面處理的事情他就會全要我代打,說他不想見到他。

吳姐會亂接字詞,像是要把椅子拿出去外面排,他就會囔著要拿出去排排坐吃果果。當吳姐說他好怕鬼,說誰好討厭,或是說他腳要暴掉了時的表情跟語氣真的很可愛。

真的像一個小女孩一樣可愛。

不過板起面孔兇人的樣子就很恐怖了。

像怨氣十足的鬼婆婆般駭人。

我喜歡心裡有小女孩的吳姐。

對於吳姐的個性我還是無解。

吳姐還是我解不開的迷團,他的喜好過度善變。

我想就算金田一來賭上他爺爺的名聲也解不開吳姐這個大迷團吧。

吳姐,無解。

1 Comments
  • Avatar

    一娟

    回覆

    其實無解是一對雙胞胎啦 哈哈
    那你還要做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