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

1 Comment


外頭淅瀝淅瀝地傾倒著一潑又一潑的雨水,雨聲瀝瀝,鎮日未歇。
陰鬱不晴的誨暗天色直讓人昏昏欲睡,於是,我非常合乎邏輯的睡過頭、睡過早上九點的錦城早班,早班夥伴小薇兒也被暧暧天色陷害,著了綿綿陰雨的道,一塊兒睡得不省人事。
等到兩頭小豬仔意識到遲到這件大事時,已經是早上10點的事了。
我們兩個摸摸鼻子,心虛萬分地打了10點的卡,暗自大叫不妙,祈禱別讓倉管發現我們結伴遲到一小時的事實來扣押我們微薄的薪水。
早班的時光總是很漫長,我時常這樣想。
但是今天的早班一反常態過得飛快,絕對不只是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來形容,快到讓我有幾乎是一眨眼,距離下班時間不到兩小時的錯覺。

等到我有時間觀念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二十五分。
也許,是因為我一整天都在跟一堆港漫奮戰的緣故。

今天的錦城妙事連連,一樁妙事,是客人發生的糗事。
話說錦城有個髒亂出名的小倉庫,裡面亂無秩序隨意堆放著書套、準備遣送回倉庫的大大小小書籍、過期雜誌等等云云,還有定期會出現跟員工打招呼的小強家族們──這些小強家族個個身強體狀,每個都是小強界裡的田壘。
重新整修後,這個小倉庫依舊呈現荒煙漫草的狀態,無人接管重新整頓。
但是這個髒亂的生態被我們觀察細微的梁老大發現了。一道聖旨下,我們這些小員工被勒令將小倉庫改頭換面一番,讓他可以搭上錦城改造大作戰的列車,搖身一變成為整潔簇新的軍事基地。
老闆的愛匠巧宜立刻身先士卒打頭陣,將我們本來亂無章法的小倉庫重新改造成井然有序的秘密要塞,東西們被分門別類排排吃果果,所有的補充資源一目了然,多餘的片盒跟遣送回倉庫的漫畫小說也安分守己的住在他們的棲身之所,條理分明的讓我瞠目咋舌。
結果,這個嶄新的環境竟然因為太過嶄新,據說有不知情的情侶客人以為是錦城整修後的新天地,興高采烈的跑進沒關好門的小倉庫去選片準備外借。
哈哈哈哈哈哈,讓我笑得淚涕四橫,真是妙極。
這件事讓我津津樂道許久,沒、想、到──
今天就讓我遇上了真人版本!
話說小薇兒有鑒雨天潮濕準備打開倉庫的門讓倉庫透透氣,她剛開門,我就發現我們的軍事基地門戶洞開實為不妥。
於是,我暗自心想:先去歸書過後髒兮兮的手兒清洗乾淨,再來關門好了。
誰知道,當我將手清洗乾淨再經過小倉庫時,裡面竟然站了兩名互相不認識的客人在裡頭選片選得不亦樂乎!
當時我還為之大愣。
是我眼花了嗎?(錯愕)
怎麼不消一盞茶光陰,裡面就多了兩隻外來客?
措手不及的我還偷偷觀察了這兩名客人一會兒,更讓我吃驚的是兩個人都萍水相逢,只是剛好一起結伴發現這個新天地,笑容燦爛的在裡頭個取所需。
客人你們也幫幫忙……看到裡面一堆書套也該發現這裡不是對外開放了吧?難不成錦城會藏私?還是你以為這間是我們故意精挑細選些片子放在裡頭供君參考?
我只得厚著臉皮,紅透一張臉提醒客人這塊不是新淨土,她只是我們不對外開放的倉庫這件事實。
但是現在回想起來還是不自主的傻眼,外加撲哧一笑。

總會揀我上班時間出場的梁老大這回卻讓我大失所望,沒有出現。但該來的梁老大沒到場,反而讓我在這個假日遇上了曾先生。
曾先生心血來潮剪了個新髮型,傻裡傻氣的模樣十分逗趣,讓我不自主的大心。
好可愛。

下班的時間更逼近,透過玻璃窗望去,灰濛濛的天空刷著透著一丁點藏青的灰色,是這個星期初的色調。
而我喜歡這個色調。

晴天,陰天,雨天,我最喜歡的就是雨天了。
傾盆大雨更讓我喜歡。
它讓我覺得世界好靜,事情再繁忙再眾多,也不過爾爾。
玻璃門成功的隔絕了吵鬧的雨聲,但是,每一個客人卻在開開關關間,將窗外的雨聲踏進了櫃檯。
『雨聲好大。』
小薇說皺著鼻子說。似乎不喜歡雨天?
我淺淺的笑了。

我愛雨天,愛著刷拉刷拉的大雨。
因為我在嘈雜的雨聲中獲得心靈的寧靜。

1 Comments
  • Avatar

    MLChen

    回覆

    下雨也順便洗滌了心靈的污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