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暑假日誌,1。

0 Comment


『酒釀,7月21日。』

無所事事的午後,我從深遠的夢境中霍地醒來,身體醒了,但是心還不願醒來。
因為在夢境裡,有隻小豬回到了快樂的過去。
朦朧的夢裡有座美麗的農場,樹葉鲜綠得可愛,有棉花糖的雲朵輕飄在天空,那裡有好多好多鮮豔芬芳的熱帶水果,好多好多甜膩美味的蛋糕甜點,為小豬準備的大餐一路排到了農場大門邊,小豬笑得愜意,鼓著圓圓的肚子,眨著天真無邪黑黝黝的小眼睛,一路撿拾著甜點一路津津有味的吃進了農場正中央那座小小的木屋裡。
小豬臉上滿是巧克力跟餅乾屑,抬起軟軟的頭兒,他很純真很純真的笑了。
因為看見了農場主人。
他嘴邊懸著親切的笑容,溫柔的抱起小豬,跟以前一模一樣,小豬找到了家,過著快樂的農場生活,跟小波,跟小獅子,笑著鬧著。
我捨不得醒來,破壞他的小小幸福
但是我依舊醒了。
被隆隆作響的鑽孔機鑽醒。(顰眉)
首先清醒的是身體,睜著的一對漆黑大眼無神地望著天花板被震落的粉粉塵埃,隔著一面牆我似乎可以想見鑽孔機囂張地朝我示威的模樣,呀呀呀呀的,張牙舞爪,彷彿宣告著他即將要穿過薄弱的樓層,向我叫囂。
被震碎的油漆灑落點點細粉,雪白的,細碎的,彷彿是小仙女的銀粉,是不是沾上一點我就可以像童話故事裡長不大的孩童們一樣憑虛御空?我想是不能的,因為我好整以暇繼續躺平在床上,而且這些零星的粉屑嗆得我鼻子發癢。是該趕快逃離案發現場的,但是靈魂還沒醒來,大腦還沒下達指令,身體無法反應的狀況下,我只能繼續靜躺在床上任憑粉塵混和著空氣散佈在我的視野裡。
等到我有意識的時候我已經縮在牆角了。
施工擾人清夢,噪音污染嚴重,而且還全年無休清早上工,合該拖出去鞭數十,趨之別院。
但是我沒這麼大的權限,只能無奈的逆來順受,拖著疲憊的身軀緩緩踱到離家最近徒步可達的小七覓食。
首先解決飢腸轆轆的肚子是首要之務,九州雞肉飯跟一枚大得嚇人的肉包是今天的午餐,意猶未盡隨手抓了兩包號稱可以當火種高熱量零營養的洋芋片跟兩顆巨無霸布丁,經過冰櫃又忍不住推開準備再撈兩支布丁雪糕。
推開冰櫃的時候尋覓著布丁雪糕的身影,卻先看見小美紅豆粉粿孤零零的躺在角落,我別過臉,朝另一方望去,在滿滿的礦世奇派旁找到了布丁雪糕的蹤跡,而那瞬間不知怎麼,鼻頭酸酸的,有種天旋地轉的錯覺。
準備結帳,在櫃檯附近看見了酒類飲品3入79折的消息。
我是不喝酒的,甚至到滴酒不沾的程度,對於帶點苦味的飲料我素來敬謝不敏,借酒消愁愁更愁,這道理我懂。何必酒入愁腸?只是化作相思淚罷了,而現在的我最不需要的情緒就是相思。
再瞟一眼,發現酒類飲品不僅侷限在啤酒的範疇裡,水果酒也搭上了折扣的列車。
蜜桃酒。
色彩艷麗,水果酒的樣貌甜美,海報上瓶子設計得好誘人,光瞅著海報就依稀可以嗅見香甜的果香。
粉紅色的水蜜桃酒嬌俏可愛,紫色的葡萄酒也親切可人,我被外貌迷惑吸引駐足,一時念起,於是又折返,拉了三瓶水果酒作陪。
巧遇友人,他俳謔的揶揄:『心情不好啊?喝這麼多酒?』
『才沒有哩,我是不小心被他美麗的外表吸引,所以就買了。』我笑著回腔。
回完話那瞬間,腦海卻閃過粉紅色罐子的照片,我憶起日本買的那瓶帶點藥水味的水果酒。
苦苦的,好像是苦苦的,帶著像是感冒糖漿的藥味,但是瓶子很美讓我衝動購買。
而瓶子現在身在何處呢?那時候總說要好好收藏著。
我又想起了夢境。
為什麼在今天會想起呢?
我跌入風吹又生的綿綿心緒。
我是不是太低估回憶?總以為他容易被時間洗刷而淡不可辨,但事實上他卻是連野火都燒不盡。
讓草舍放火後,依舊會留著灰渣讓人緬懷的。
揮別友人,拎著一大堆的食物結了帳,拎著我滿腹的心事,滿載而歸。
心還是不願醒來,就用水果酒催眠重新入夢。
抵達家門,達達的施工聲依舊不絕於耳,砲聲隆隆,好奇的攀上四樓偷覷幾眼,赫然發現上了一樓的光景面目全非,整座樓成了戰爭後的災區,城頹牆傾。
重回電腦前,將音樂扭到最大聲,老僧入定的坐在電腦桌前準備拉開拉環──
一切都是空想而已,四樓重新裝潢的機械聲像是好幾把機關鎗對我直直掃射。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
我中彈身亡了。
我沒有得道高僧對外物充耳不聞的功力,規律的重低音像是魔音穿腦,震得我額際隱隱生疼。我也嚴重質疑得道高僧在這裡怡然自得冥想打坐的可能性,除非這和尚是有重聽耳背,不然要在這裡多待上一秒連天外高人也準會發瘋。
咬牙扯開拉環,波的一聲,有細細的白霧從張了嘴的瓶口竄出來,深淺不一的蜜桃香味瞬間甜膩了嗅覺,短暫的麻痺了煩躁的心情。
就口淺嚐,好多好多的影像瞬間如潮水湧來,將我吞噬。
酒在喉口化開的味道好熟悉,帶點苦澀的藥水味如同回憶裡的滋味。
『好難喝。』我聽見我的聲音說。
但是我依舊喝完了,可能因為捨不得32塊被蹧蹋,可能因為這就是記憶的味道。大人的成熟風味?就是假裝豪邁打腫臉充胖子喝些難喝至極的鬼玩意,如果可以,我希冀自己永遠不要長大,不是外貌,我並不奢求長生不老,我只盼望自己永遠保有赤子之心,擁有年輕的想法。
眼淚模糊了視線,今朝有酒今朝醉。
用水果酒釀著我的回憶,用你曾給的溫暖,下酒。等到某一天,我會很由衷的感謝,在女兒紅那天。

小豬離開農場了嗎?
離開農場的小豬,接著要去哪裡呢?
也許就是長大而已。
然後,身邊的小蛋糕全部換成了酒。

『殘酷。』

好殘酷。告訴我,這不是你真正的本意。
為什麼要在今天讓我知道?
也許我的夢境,就是個警訊。
這是一場騙局。
從一開始的加入到退出,都是計謀好一場報復遊戲?
我開始分裂,左邊緬懷著你的好,希望你快樂;右邊痛恨你的殘忍,對你的欺騙感到由衷的忿恨。
哪一個是真正的你?
記憶中,還是現實?
不想承認。
但是我該如何是好?
大騙子,是你,而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