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暑假日誌。

0 Comment


『序,我說遺忘。』

人是一種會遺忘的生物。
很多事情讓時間過篩後,沉澱在腦海底端的只有零星的記憶,而所幸的是這些零星的記憶都是去蕪存菁過的美麗,就如同你曾對我說過的,人最後只會記得一些好的回憶。
回憶是會被美化的。我認同。
用我們當時曾經歷的感動或是我們想像過後的感動。
如同兩個長大的成人為了小時後教室佈告欄上的一張畫著夕陽的圖爭辯不休,他說天空是剔透的湛藍透著葡萄紫,他說天空明明是溫暖的橘黃渲著酒紅,等到回到佈告欄前才赫然驚覺,其實那只是張素描的夕陽,灰黑色的鉛筆線,是被妝點過後回憶的真相。
回憶很純淨,快樂會殘存在轉首之後。
你給的大道理,我現在才聽懂。
我才知道,我是個貪心的小孩,我的玻璃罐裡總是裝不滿,我渴望更多更多甜膩的、去蕪存菁的美麗,那些色彩繽紛的回憶糖果,在我疼痛的時候,餵養著我,短暫麻痺動彈不得的難受。
但是,這些美麗的回憶,倘若沒有任何可以喚醒他的觸發點,就會靜靜的,躺在流動的記憶洪流裡,被洶湧的潮流吞沒。
於是,我開始學習著記憶。
因為我捨不得遺忘。
我需要更多更多的,快樂糖果。

零碎的七月尾聲,我用像機捕捉了瞬間逬發的微笑,用相片排出一個一個的點,然後,我用文字將點與點連結,畫出一個美麗的夏天。
這是我的暑假日誌。
在我遺忘以前。
在暑假結束以前。



『經濟壓力。』

好重!
我被壓得扁扁扁。
話說桃子本來就不是什麼堅硬耐摔可以經得起千錘百鍊的水果。
(如果是榴槤說不定可以?)
好在我是加工後的桃子,我是水蜜桃罐頭。(是嗎?)
但是我不敢保證高壓過後不會金玉其表敗絮其內。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