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黑暗。

0 Comment


我不得不正視隱藏在我身軀底下的黑暗,因為他已日漸茁壯,膨脹的程度已經遠遠超出我軀殼可以承受的範圍了。

我時常反覆盯著我手背上微微隆起的靛藍色血管,想像著潛伏在我肌膚底下的黑暗究竟是什麼模樣,
也許會像藏匿在身體裡的異形一樣,等到一個爆發的時間點,倏地衝破血管,從薄如紙的表皮竄出,
然後,將我吞噬。
但是一切終究是不可窺得只能憑空想像的推斷罷了,因為黑暗不僅單純存於我這副皮囊內,他幾乎是跟我共生共存,隨著我的脈搏跳動,一波,一波,厚顏無恥的跟著鮮紅的血液在我週身循環。
我終究沒有勇氣剖開我的喉嚨讓黑暗完整的暴露在空氣之下,但是我可以劃破幾道口子觀察他的動向,這點勇氣我是有的。
但是事實總是不如我想像中的如此簡單,蜇伏在我身體裡的黑暗相當機警,他總偽裝得完美無瑕,讓人不易查覺,
有時候在隱藏在一汪淺淺的梨窩裡,有時候又狡詐的換上和善的保護色,
就算我在身上──或是心頭劃開幾道深銳如縫的口子依舊無法抓住他短暫的面貌,黑暗稍縱即逝。
好幾次,我就快捉住他了。
我甚至可以發誓我看見他醜陋的小尾巴,珋黑色的皮毛,滑亮滑亮。
但是我總是無能為力的看著他溜走,放任他變本加厲,將我的內心一點一點蠶食鯨吞。
隨著時間,居住在我軀體裡的黑暗野心益發壯大,我遇到空前絕後的危機,
不是不加反抗任憑黑暗將我吞噬,就是起身對抗他持續攻城掠地,在者──
學習面對他,簽署和平條約,你不犯我我不犯你,讓良知與黑暗和平共處。
我開始作出取捨,學著的正視他、與我的黑暗面相處融洽。
但是我重沒想過真正的妥協,總是暗地不停想著要怎麼解決他。
時間走過,我才驚愕的體認,我的想法很可笑。
我不能解決黑暗的,因為,這黑暗人人都有,除不盡,春風吹又生。
人人都寧願選擇一個狡飾過的美好,而非尖銳的真實,這些念頭無疑的成了黑暗最好的精神糧食,於是他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更加茁壯。
我也開始重新衡量我對我黑暗面的想法。

我不得不正視我的黑暗,在他完全吞噬我以前。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