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期末考。

0 Comment


真的不是我要說。

我現在心情低迷不振,慘跌程度遠遠超過馬里亞纳海溝的深度。

我的心情根本就是整個鑽進地心,萎靡到一個全新的領域,一個前所未有體驗過的新境界。

該死的!

是誰發明期末考這種鬼東西的!(核子大爆炸)

搞得我活似被人家暴蹂躪過一樣狼狽悲悽,披頭散髮的在學校狂奔不打緊,本來就不甚強健的體魄開始發生病變,臉色蒼白如紙、鼻子亂脫皮,甚至還併發腸胃炎等等嚴重病狀,整個人憔悴到活似一縷幽魂,不知情的人見著我說不定會誤以為七月提早鬼門開。

唉。

我恨期末考。(暗暗咬牙)

更痛恨恐怖的大魔王報告!(爆炸第二輪)

其實,我以前完全不排斥期末考這玩意,甚至還會列隊鼓掌歡迎所有期末期中考試週到來。

問我原因何在?

這跟我所讀科系──資傳系有關。

話說我們資傳系素來是個跟大家大相逕庭、十分不合群的科系,平常別人在夜夜笙歌的時間我們忙趕工作業忙得昏天黑地,報告源源不絕滋生讓所有資傳學生混亂得焦頭爛額;但是期末考時,我們卻又清閒得與世無爭,淨是些號稱輕鬆悠閒讓你躺著過的核心考試,閒雲野鶴的悠哉考試
週羨煞所有他系學生。所以,我一直以身為個資傳學生為榮(?)。

想想,期末考週等於我們提前放假,我們自然是無不興高采烈的迎接他的到來。

一個資傳學生的期末考平均考2到4科,只要有幸獲得5科以上的考試就會得到大家欽佩與尊敬的目光,我們考試通常是不會超過6科以上──除非你自己想不開選了一堆學分彷彿趕火車的胡亂上課,貪心通常下場就不會太好過。

這麼清閒的期末考,應該是熱切歡迎,只差沒大宴天下,怎麼我卻一反常態,變成深惡痛絕?

誠如我方才所說(推推眼鏡),正常的學生,如果你不是貪心學分數把一堆課堂擠在一塊兒,通常我們系上的期末考很悠閒,超過六科以上考試的資傳學生就會受到偉人式的愛戴,大家會佩服你的勇氣,爭相為你送花。

而想不到──(語氣急轉直下)

姑娘我以知足常樂的道理修了稀少的19學分,卻竟然要考7科!(不可置信哇哇亂叫)

遠比那些修了22以上學分的人兒足足多考了1到3科!

而且七科中竟然有衝堂考這玩意!(怒吼)

什麼鬼啦!衝堂考要怎麼考,該不會一口氣就來個兩張一起歡樂樂翻天吧?

我完全不能想像我好整以暇端坐在考試會場裡,笑容可掬的向監考老師點兩份考卷的模樣。

該不會我要笑靨如華的向監考老師說『來吧,讓他們一起上吧』或是『我要兩份考卷,全部這邊用』之類的吧?

會不會太喪盡天良點?是要姑娘我的纖纖玉手寫到手骨盡裂嗎?

我還猶記當時接獲考試小表時一干好友的表情,崇敬欽佩,附贈望君珍重的關懷目光數枚,當下欲哭無淚的我暗地問候了排考的學校職員,只能默默逆來順受這份天降大任。

怎麼會這樣啦──(哭倒長城姿勢預備)

沒有天理!

話說我從沒赤手空拳對付這麼多科考試,這麼充實的期考記憶只停留在大一,那回還比這次少考了一科。

大一的課程素來都是些以活潑歡樂著稱的放水科目,矇著眼兒臨陣磨槍槍兒就閃閃發光,對付六科就像對付一科一樣輕鬆自然,而這回七科卻都是些舉足輕重的份量大考,尤其這回還增加了傳播研究方法這個大魔王坐鎮,橫看豎看都是我大學生涯中最吃緊、最艱辛的一場考試戰役。

討厭鬼……(癟嘴)

而且樓下還批哩趴啦的亂鑽胡亂施工!

你們有政府立案合法施工的公文嗎?(青筋)

早也鑽晚也鑽,日以繼夜焚膏繼晷,而且還個個都是模範勞工清早上工,鑽得正在燃燒生命對抗大魔王期末報告的我頭痛欲裂生不如死,理智線只剩下幾絲纖維勉強支撐我不要怒火攻心衝下去把他們所有施工工具拆解。

救命……

而且現在又令人熱血的世足統治期,我的心都不知道亂飛到哪裡去了……(遠目)

世足害死期末考,尤其身後有大魔王一直亦步亦趨緊迫釘人的狀態下,期末考渾渾噩噩的未來可想而知。

(難得使用了一門科目學到的理論,利用現在情勢推斷未來,很好很好)

台灣上空鋒面滯留豪雨批哩趴啦亂下不停,而我的心情天氣也是被恐怖期末考威脅籠罩,陰鬱不已。

希望快點熬過這段慘無人道的日子,回歸我美好愉快的生活。(合掌)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