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姿態。

1 Comment


頭一次看見鳳凰花開會如此恐懼。
那一樹的紅艷鮮紅得刺眼,像是烈焰般灼傷了我心裡最敏銳的某一個角落。
我才發現,離別的味道好濃郁,像是總是摻雜在淡水空氣中的濕濡氣息,河畔景色迷離,傷懷在心。
除了感傷,還有深沉的恐懼,在心底緩緩甦醒。
時間過得好快,快得來不及反覆溫習,前面的情節還沒能背誦仔細,卻已經來到倒數的章節了。
赫然想起,當初初升大學的光景,我還是青澀稚嫩的小小高中生,對大學抱著美麗美好的憧憬,那天父母陪我北上,替我搬遷宿舍。對於一切還在矇懂無知摸索階段的我,只能無助的捧緊一籃裝滿我身外之物的洗衣籃,雖然有些不安,但心裡卻隱隱有股莫名的雀躍。
由於當時幾乎所有的家當都跟我一起來到台北這個陌生的環境,遷入宿舍的時候聲勢浩蕩,勞師動眾,除了勞煩我住在桃園同樣身為淡江校友的阿姨來幫忙,甚至連一捐寶寶的表哥也下海勞動,這件糗事至今還被一捐寶寶津津樂道,說我的東西多得不像話。
其實,真的不像話,因為家裡完全沒有我任何的物品。
像是截斷的人生,瞬間從嘉義,到了淡水。
很快的,大一的迎新宿營,腰骨幾乎全斷的少林足球表演;跟老爺子小田左媽媽一起殺到遙遠的基隆去吃已經收攤的廟口,為了攝影作業上山下海;大一下的迎新舞會、湯圓晚會,還有學長姐的畢展,每個都讓我緬懷不已。
大二的迎新宿營,明明運動神經衰弱到一個超乎人類極限的我竟然身負重任擔當隊輔,頻頻害我們小隊迷路,拖累好搭檔群嶺必須身兼二職驍勇善戰;大二下夜夜笙歌對抗報告大軍,跟小娟娟一起快樂大肆採買去。當然,還有無限輪迴的打工生涯,從法式高級餐廳洗衣店日式料理,到現在的錦城導遊小姐跟蛋糕小店員,我的大學生活充斥著為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奔波。
轉眼間大三也迅速的飛逝,雖說,我還有一年的光陰,但是我已經感覺到離別在前的壓力。
大學三年,我留下了什麼?
又有什麼留在我心裡?
當然,都是你。
你佔了我大學生涯的百分之八十。
謝謝你曾經給過的溫暖,謝謝你給我的回憶,我很珍惜。
所以,我今天很感激的,多看看你,一眼。
一個微笑,讓我可以好好的保存在記憶裡。
你現在快樂嗎?答案肯定,我會純粹的替你開心。

我的大學生活漸漸的走完四分之三,我好希望能多留下些什麼。
其實,我很高興也很慶幸,自己是身在資傳這個大家庭,大家一起為了報告豁出性命,一起爆肝同甘共苦,現在想起來還是非常有趣。
以後七老八十我還是可以拎出來說嘴,想當初以前三天只睡一小時的勇猛模樣。
沒有瘋狂的玩社團,沒有大家一起快樂出遊的回憶,有些遺憾,但是現在開始還來的及。
我很貪心,請你們多分享一些一些快樂給我,好不好?
我也不會吝嗇,讓剩下的一年燦爛的開花,結果,如同今天火紅的鳳凰花。
讓我看見花的姿態。

1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