帛衣。

0 Comment


五月將春色編織在裂帛上,殘缺的缺口有不完整的美。
絲綢的裂痕,如同撕裂的傷口,隱隱生疼,一疋裂帛。
原來這就是分隔的痛苦?如此難受,胸口彷彿被一只無形的手揪得緊緊,連呼吸的覺得疼。
我可不可以不要了?放棄了?
赫然驚覺疲累,肉體與精神兩方同時宣告放棄,宛若槁木死灰般灰白蝴蝶,掙扎著雙翅。究竟剩下什麼在垂死掙扎,不肯遠離?
也許是貪看一張笑臉的貪念。
開始,僅只用一枚閃亮如銀幣的微笑連結。
出乎意料,竟牢合的切割不開。
但,惶惶不安的揣測素來是最鋒利的刃,完美無瑕精準的將理智與溫柔一分為二,剩下回憶與愛情藕斷絲連。
不安小口小口的吞噬了我,在一片漆黑之中。
不想,不聽,不知道。
讓五官喪失知覺,
讓一切沉澱。
也許,我們都需要時間。
但是時間卻不留情面的將我們推遠。
而橫亙在對面的,距離,是永遠的銀河。
沒有鵲鳥相憐,六月的嫁衣如何成紅?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