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風產子記 2:這樣的節奏誰都無可奈何之開指與無痛。

Views 1 Comment

飆風產子記2:【這樣的節奏誰都無可奈何之開指與無痛】
12835006_10205914722448374_391336580_n
終於,在我的耐性全部用光、手刀劈昏司機大姊奪車自己開到醫院前,
車程三十幾分鐘後,我們抵達了台大醫院。

抵達醫院時陣痛益發強烈,
間隔三分鐘就會持續痛上30秒,非常規律,
規律到你可以看著手機讀秒預測下一波陣痛攻勢,
我就跟監測地震的地震學家一樣,
盯著手機就可以準確告訴蔡先生:「來了來了,下一波來了!」
然後屏氣凝神的對抗鋪天蓋地而來的痛楚。

如果形容在九點半開始那波陣痛的感覺是「陣陣大浪打在身上」,
那我十點半的陣痛感是「彷彿有人拿木樁猛力撞擊你的後腰」。

對,痛的地方不是我以為的子宮區塊,而是在後腰,
我腦中一直有和尚敲鐘的畫面,只是我本人是那口鐘。
下載 (1).jpg
(兒子就是這群和尚)

啾啾與我都沒有產子的經驗,
手上空有一張台大醫院發的指示單依舊不得其門而入,
所以啾啾抽了號碼牌,奔去台大醫院兒童醫院一樓的掛號櫃台掛號,
我則強忍著和尚撞鐘的痛感,靜坐在沙發區等候發落。

現在想想,實在替我這個舉動捏把冷汗,
我都已經要生了要生了啊!!
龐德都要從我的後門噴出來了,我竟然還好整以暇的坐在沙發區等掛號?
應該要直奔產房啊哪來這麼多禮數!
但往好處想我已經抵達醫院了,真的要就地生產應該到處都抓得到醫生。

掛號櫃檯人員發現啾啾臉色慘白,
一問之下知道老婆要生了,就吩咐他別掛號了,
快用百米速度直奔九樓產房,
我們倆接獲指令,我提起裙擺衝到電梯前,等著遲遲不下來的電梯。

當你開始規律陣痛時,每一段的等待都是一場煎熬。

這時疼痛感越來越強烈,和尚撞鐘的力道越來越用力,
我腦中一直撥放著美女與野獸kill the beast的橋段,
我兒就是那個號召民眾來撞門的gaston,
kill the beast.jpg

有一群民智未開的暴戾村民正舉著木樁用力的想要撬開我的後庭。
kill the beast2.jpg

啾啾火燒屁股般驚慌地奔到櫃台前,跟護理師表示我要生了。

「誰要生了?產婦在哪?」護理師一臉狐疑的東張西望。

放眼望去,櫃台前只有三個中年男子跟驚慌的啾啾,還有穿著紗裙的我。
應該很好辨識我就是產婦啊,難不成是我旁邊吃麻醬麵的大叔嗎?

想想我一直是個藏肚界的金交椅,護理師沒發現我是常理,
說不定她還誤會我是陪產的家人,
這時候不是跟護理師玩「猜猜誰要生了」的好時機,
孩子都要噴出來了我快點去自首才是王道。

「就是我。」我立刻小跑步過去啾啾身邊。

「你?你有陣痛嗎?」
護理師瞠目結舌。
「有產兆嗎?你知道產兆是什麼吧?要有落紅、破水,或是規律陣痛。
看你真的不像啊,你還能自己走進來,很多產婦都痛到說不出話。」

……這下我百口莫辯。
雖然我沒有破水,但我整整一個半小時都有在規律陣痛啊,
而且我兒領著暴民很規的在撞我的後腰啊。

「我有產兆,粉紅色的分泌物。而且真的很痛,一小時前開始三分鐘宮縮一次。」
為了表示我真的有在陣痛,我還努力的吸了幾口氣,讓他知道我沒有在開玩笑。

「三分鐘就陣痛一次?那真的要生了。」
護理師嘴上這麼說但表情還是全然不信,
好像我剛剛告訴她我是宋仲基的前女友一樣,是個無稽之談。
「你去裡面的病床脫光,躺下我看看。」

我立刻屁顛屁巔的奔到櫃台旁小房間,
立刻把下體扒光,等候護理師驗明產婦正身。
啾啾這時候離開我身邊,去填寫一大堆他根本來不及仔細看的文件,
並且通知了我的兩個媽媽,我人已經在醫院準備卸貨。
鎂廷:我馬上從嘉義搭高鐵來。
婆婆:我立刻去搭普悠瑪。

躺在床上等護理師時,一度開始自我懷疑是不是太小題大作,
因為坊間傳聞:當陣痛來臨時你就會知道。
誠如我這篇老文章所寫:peachnote.pixnet.net/blog/post/43445812
你會痛到想自我了斷;想不要生了;想立馬剖腹;就是陣痛。
雖然後腰一直有暴民在肆虐,
但說真的我還頂得住,
還沒痛到想要扭斷啾啾的手或是神智不清。
加上護理師完全不信,他們經驗老道看得產婦比我吃得米多,
說不定等一下一看,真的是假性陣痛,
要拖著撞我後腰的暴民去爬樓梯、或是淚奔228公園十萬里,我就糗了。
(而且兩個媽媽上來助陣我還沒要生,就更糗)

護理師走到病床前,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之姿把手指放進了我的下體。
我才知道,原來說看開幾指,真的是把手指放進去看看能塞幾指。

「照超音波!」銀針試毒(是手指探測)後換她大驚失色。「她至少兩指半了。」

哇~~~~~~~~~~~~~~~~~特?what?
兩指半?不是很正常嗎?
全開不是五指嗎?還有一段路要走啊?
為什麼她兩指半如此驚慌?

誠如文章開頭說的,我們沒有產子的經驗,對於產程十分陌生,
產程之於我,就像克卜勒定律們或是什麼畢打定理,個陌生的領域,
就算教學錄影帶跟耳聞親友經驗談,我還是完全狀況外,
(而且我一直不想搞清楚)
當時的我不是很確定自己到哪一個階段。
我不知道兩指半已經開了5公分,
可能不到一小時我兒就會門戶洞開準備掀起他的蓋頭來。

「呃,兩指半,那大概還有多久要生。」
就算我不知道我是哪個階段,
護理師的反應讓我知道事態嚴重。
驚訝感染了我,我開始慌了起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緊張的關係,我後庭一直不自主地用力。
「我要打無痛。」

不管兩指半是什麼意思,無痛這件事情很重要,一定要先交代。

「你應該打不到無痛歐。」護理師冷靜地盯著我。「我看到胎頭了。」

這個噩耗來得太突然我瞠目結舌,
嘴巴大開這時候有人塞一條法國麵包到我嘴裡我都不會有反應。
胎頭是什麼意思?
是我兒的頭已經在洞口了嗎?
兒子你要不要這麼急性子有必要這麼趕嗎?!
況且無痛分娩這東西不是一到醫院說了就有嗎?
還會有撲空的?

我的字典裡沒有放棄,我要打無痛。
「趕件應該還來得及吧?我可馬上抽血驗尿。」
記得第一胎每開一指至少要一小時,
換言之,我現在開三指,距離全開五指推進產房卸貨可能還有兩到三小時,
(這時候數學突然就變好了)
手腳俐落點抽血驗尿,應該還來得及趕上無痛分娩吧?(死心不息)

護理師真心想幫我省下那八千塊,一直勸退我。
「你一開始有症狀就應該趕快來醫院,開指很快胎頭都下降了…(巴拉巴拉)…你生完無痛才會開始作用….
一指兩公分,產程開指最漫長就是三指之前,很多人第一胎為了等開那一兩公分等了兩三天…(巴拉巴拉)
你真的很特別還能自己走進來,看不出來都開指了呢。」

其實護理師當時那段解釋比我打出來的更長,長到可以另開一篇文章,
但因為這時候我兒已經不是撞鐘的力道在衝撞我的後腰,
他已經開火車在襲擊我了,
開始陣痛時我智商跟大猩猩一樣,很多句子都左耳進右耳出,
只有陣痛停止時才能恢復意識聽人話。
薄弱的意識只一直聽到打不到無痛這五個關鍵字,
這下花容失色的換成我了。
「不行,我要打無痛,我一定要打無痛。」
還沒開始生小孩就已經痛到冷汗涔涔,
痛到有人來摑我巴掌我都不見得有感覺,
要是沒打無痛就去產子還得了?

「…啊就在剛剛我們講話的同時,你已經開三指了欸,速度超快,你真的打不到啦。」
護理師一臉無奈,她應該覺得自己是在跟黑猩猩溝通。
「我幫你抽血驗尿去檢驗時,你就推進產房了,把錢省下來你不需要。」

不!!!!!!
我就是要打無痛啊!!!
為什麼要幫我省錢老子有錢!!
我想要體驗每個產婦口中津津樂道可以瞬間上天堂的偉大發明無痛分娩啊。

但護理師好像真的篤定我根本用不上無痛,
我兒是搭噴射火箭準備出生的男子,
根本沒有要準備替我抽血的意思,
我只好把攻勢轉到下一個經過我的護理師B。
「請問我什麼時候可以抽血驗尿呢?我想打無痛分娩。」

護理師B也有志一同的唱衰我。
「你已經開三指了欸,來不及啦。」

人人唱衰打不到無痛的打擊太大,
加上越來越強烈的疼痛感,
我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

我就是上了年紀耳根子很硬的阿伯,
拒絕接受兒子已經要飆風出生的事實!
開始扒住每一個路過我身邊的醫護人員,不停地重申我要打無痛。
嚇得護理師都盡量繞道而行,就怕被我纏上逼他們幫我做檢驗。

超音波師來替我的胎兒照超音波時,
我也像中邪一樣不斷地告訴他我要打無痛,
甚至還失控的挽起袖子,逼超音波的醫生幫我抽血驗尿。

「拜託你,我要打無痛。」
我趁著陣痛停歇的空檔,帶著哭腔對超音波醫生交代。
「我現在就可以去尿尿。」

「我是照超音波的….」

我還記得當時那位年輕的醫生語氣有多無奈。
他應該很怕我當場尿尿吧。

我的怨念極深,咒怨的伽椰子都沒我深,
護理師很怕我會變成地縛靈糾纏不休,
所以她們立刻替我抽血驗尿,
並且安慰我,雖然不確定會不會讓我打到無痛,但是他們會盡快幫我趕件。
聽到他們願意鬆口開始跑流程,
我這才稍稍的鎮定下來,
去待產室等候下一步指令。

間歇性的陣痛我有點神智不清,
我胡亂套了他們送上的衣服,
衣衫不整呈現一個半赤裸的模樣倒在待產床上,
方才忙著填寫各大文件的蔡先生終於回到我的身邊。
「老婆,你不要怕!施醫生來了。」

施醫生來了我還是不想進產房啊!我還沒打到無痛!
但至少神醫已經就位,
不用擔心生產時要面對另外一個素未謀面醫生的窘境。
20160229110226

施醫生看著一臉愁雲慘霧的我,笑得好燦爛。
「生產界的奇葩啊奇葩,開指都開好了還可以走進醫院。
你打不到無痛啦!我就說你鐵定生超快。」

!!!!護理師唱衰我就算了醫生你為什麼也要這樣對我!
(死不承認這是醫生的專業判斷)

但這已經不是施醫生第一次對我說我不需要無痛分娩了。
剛滿30周去找施醫生產檢,
我想詢問接生醫生是不是他,
因為我想事先交代請幫我把下體縫得超漂亮,(喂)
他竟然笑容可掬地回我:「說不定我還來不及到醫院,你就生了。」
把我嚇得半死,連縫下體都忘了說出口。

37周產檢時我又問施醫生有關無痛分娩的事,
他又一樣笑臉盈盈地回我:「你不需要吧?你應該生超快打不到無痛。」
一語成讖施醫生你要不要這麼神!
比鐵口直斷還要神!

我是個鐵齒的女人,
我不輕易向命運低頭!!!
到底能不能趕在我兒把我的後庭撞開前,打到無痛分娩呢?
kill the beast3.jpg

我們繼續看下去……


【未完˙待續】

little pessi分隔線 拷貝

 飆風產子記連載。

 

●飆風產子記 1:不知不覺我已跟了這節奏之傳說中的陣痛。

●飆風產子記 2:這樣的節奏誰都無可奈何之開指與無痛。

●飆風產子記 3:兒子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之送進產房。

●飆風產子記 4:不知不覺你已經離開我之陛下降臨。

●盧小桃的小太陽戰隊 如果穿搭,IG就是你的好朋友歐。 12540406_10205517166109714_1330319118_n
1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