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傳說20:小年夜驚魂記。

0 Comment



上班的孩子們辛苦了!!
過了今天,大家都可以手刀返鄉過年了啊!!

啾啾今天也是手刀回家過年,
但是這個孩子定的車票時間非常緊湊,
下班6點就要刻不容緩的搭上捷運,直奔後山埤松山車站,
他還有很艱鉅的任務。

啾啾要帶著一棵樹返鄉。

對,你沒看錯,就是一顆牡丹花盆栽,
約莫一隻阿肥大小,
重量也約莫20公斤這樣。
故事要從啾啾的姐夫大哥(以後就以大哥做為啾啾姐夫的代號)是個熱愛花卉的文人雅士說起,
啾啾的姐夫有多愛花呢?
恩,姊夫家有空中花園、嬌養虞美人等花卉之外,
還種了蘋果杏桃李子等可食用植物。
以此類推,在客廳種樹杏花(學名:碧桃),也是很符合邏輯的。(是嗎?)

啾啾的姐夫就是個這麼酷的人來著啊。
如此熱愛花卉的大哥聽聞啾爸尚未親眼見過盛開的牡丹,
決定請啾啾帶著他最近購入的牡丹花回去孝敬岳父。

於是乎,局面就演變成啾啾除了時間緊湊、帶著六天的行李趕火車之外,
還要扛著半個牡丹花人(?)擠進返鄉人潮中,
根本沒時間買晚餐。
因為我的車票是明天(對不起我記錯了,一直以為我今天就要回嘉義)
所以貼心如我,接近啾啾搭車時間前,
我先去幫啾啾買晚餐,再十八相送送他搭車。

揮別了啾啾後,我準備手刀返回永和工作發文。

 

時間緊湊,我打算九點半就發文,但是送完啾啾都七點了,
我的甄嬛傳還沒上色,
永和夜雨,我心急如焚,一時不察──

哪來的刺客啊!!

我從捷運站衝回家的路上,路過暗巷,
電光火石間,有個穿著一身黑衣的阿姨,
拖著一台全黑色的手推車,
(寫到這裡你們評評理!他是不是刺客)
猛然現身,朝我側面直奔而來。

我想阿姨可能也沒有發現我,因為她的腳步之急,
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我本人也以一個草上飛的姿態行進著,
看來就是要撞上了。
經過嚴密的計算,我發現以我們的速度,可以相互擦肩而過,
所以我輕輕的一側身,打算以一個完美的姿態滑過。
但是,我忘記阿姨身後還有手推車了。
兩人煞車不住,無奈我也不諳輕功,
閃避不及之下只好以脛骨肉身與鐵製的手推車正面迎擊。

媽哩痛死我了。

這一撞痛得我險些魂飛魄散,不存在的獸性都被撞出來了啊。
雖然痛得要死,但為了避免阿姨擔心,
我硬撐著一口氣,笑對阿姨說『沒事兒』,要她放寬心。
(但我想當時我說這句話時,應該是從牙縫擠出來的)
孰料阿姨聞言頭也不回,以眼角餘光瞟了我一眼,
見我沒倒下淡定的回了一句:『沒代誌齁』,
隨即揚長而去。
不可思議。(瞪大眼睛)
我想阿姨跟手堆車應該是要返鄉過年吧,
否則就是我與人結怨派來殺我的刺客。
總之撐著腳傷回家,行進間痛得我鼻子都酸了,
一直有掉眼淚的衝動,
硬撐到家後撩開褲管一看───,

媽哩。我的小腿脛骨腫得跟小籠包一樣。
(恩,好劍法(?)。阿姨果然是刺客)

然後就開始痛不欲生的冰敷過程,
我痛瘋了都想去尋仇了。
搭火車的啾啾正巧撥了電話來。
聽到我的腳傷,就讀物理治療的啾啾驚慌的表示:
(是的,啾啾念中國醫藥大學,他就是個深藏不露的人)
 

想不到我的小腿骨這麼嬌弱啊!

被撞一下就會有裂開的危機!
而且就算裂開,我們因為小腿有兩支骨,
所以腓骨斷裂了還是可以行進,
啾啾一直逼迫我立馬去看醫生,
畢竟我生活作息如此不健康,
他懷疑我的骨頭很脆弱,經不起這番折騰。

所以我又手刀去瀚群骨科尋求協助。
想想我去長灘島前玩滑板扭傷了腳踝,
也是他幫我醫好,讓我再長灘島歡樂的度過一個月的打工度假,
所以我立刻又出發到忠孝復興看醫生。
(此言一出你們應該察覺我今天一整天都在奔波)

醫生幫我照了X光,還細心上了藥,囑咐我要冰敷後熱敷。
嗯!還好我福大命大金安萬福!
骨頭沒事!
只是會腫痛好幾天,不能跳來跳去。
所以看完醫生後我就決定不去尋仇了。
除非阿姨在我回家的途中又撞我一次。
(為了避免此等慘案發生,我決定繞道)

大過年的,大家平安是福啊。
千萬不要急著返鄉就撞飛人啊。(掩面)

好,那小太陽戰隊見嘿!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