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飆風產子記 1:不知不覺我已跟了這節奏之傳說中的陣痛。

Views 9 Comments

10363671_10153655328163640_3479786266507237231_n (2).jpg
新手媽媽終於通過嚴格教練(是我兒)的訓練,
克服夜奶洗澡哄睡等層層關卡,
終於可以正式上路,
是時候來跟大家連載一下我驚心動魄的飆風產子記了。

看完這篇,你們可以稱我為「飆風生子的女子」。
也可以稱我兒為風暴降生˙蔡沛熹之小番薯、陛下、蔡氏家族王國統治者、ikea沙發的全境守護者。
(跟冰與火之歌的小龍女一樣,出場封號超長XD)(誰要這樣稱我兒啊)

因為我的生產速度之快,
聽過我產子過程的親友嘖嘖稱奇,
連親手幫我接生的醫生都嘖嘖稱奇。
他驚為天人到我在陣痛時就稱我為「生產的奇葩」,
甚至在產檯上縫合我的下體,一邊忍不住一直再三讚嘆。
而生產的奇葩這個封號,每回他看到我都會重提。

不只是第三人覺得不可置信,
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有時候抱著我兒都會覺得一切彷彿是夢一場,
尤其是我從工作是走出來看到我兒圓嘟嘟的躺在那沙發上,都會大吃一驚。
這傢伙到底從哪出來的呢。
要不是一個月後下體還會隱隱刺痛,
我還會自我懷疑這小傢伙不是我親生的。(喂)

總之這個故事很長,
所以我打算用一個天橋底下說書的方式跟大家連載。

每天晚上十點,我會在更新新的章節。

廢話與引言完畢。

接下來,驚心動魄、刺激驚魂的生子記就要開始了。
內容不血腥也沒有十八禁,算是輔導級。
倘若你很怕聽到生子過程的人,
可以在這裡跳出文章,你還來得及回頭。

——————————-
正文開始。
——————————-

故事要從我生產那天說起。

飆風產子記1:【不知不覺我已跟了這節奏之傳說中的陣痛】
12801616_10153634538038640_4887814430540879666.jpg

2月26號這天,早上我睜眼醒來。

前一晚跟好友跑去科技大樓站吃了漫高三明治、
把所有工作稿件通通安排交件,
還安排了兩篇插畫自動在部落格開文,
上床睡的時間有點晚,已經是半夜逼近兩點。
依照過往慣例,
除非我肚子裡的小小工作狂把我踢醒,我應該會睡到中午,
(小沛熹這傢伙從2月22號開始,天天早上九點把我踢醒,直到我在電腦桌前坐定才停止)
但226這天,難得在我兒沒有瘋狂踢我的情況下,
我在早上就自動自發起床。

醒來就覺得下腹部有一點說不出的怪異感。

很難筆墨形容,反正你就知道有什麼環節不太一樣。
因為這詭異的感受十分強烈,我告訴了準備去上班的啾啾。

「我的肚子怪怪的。」我皺著眉。
『該不會要生了!?』啾啾停下穿衣的動作,一臉驚恐。『還是我今天請假?』

…..我忍不住白了啾啾一眼。
老公你這是逃避上班的藉口吧。

但不能怪他,
雖然我的預產期是3月8號,離生產還有兩周,
我們也有諄諄教誨番薯要撐到3月1號爸媽這天有訂八色烤肉,
(傳說是可以跟嬰兒溝通出生日期的)
但我兒在2月18號就發布胎夢假警報,
夢中的他宣稱他不想要等這麼久,
嚇得媽媽我手刀把待產包準備好。
(詳情請看這篇舊網誌:http://peachnote.pixnet.net/blog/post/43445818)
連死黨馬兒跟鎂廷都夢到了蕃薯,
一個活靈活現地說我兒對她說「阿姨可以抱我了」,
一個繪聲繪影的說「看到我有顆透明的肚子,裡面的胎兒在對她笑」,
連番警報,搞得啾啾神經緊繃,
覺得兒子似乎真的會撐不到三月,隨時都會失控問世。
本來一入睡在胸口碎大石都不會醒的啾啾,
現在一點風吹草動就會驚坐起,
某晚我只是要去尿尿,
他彷彿徹夜未眠一樣立刻起身,並意識清醒地大喊:『老婆你要生了嗎』,
把我給嚇得半死。
所以,只要我說身體怪怪的,蔡先生都會問我是不是要生了。XDDDD

「應該不會啦,醫生說要有產兆,像是先有粉紅色分泌物、落紅或破水什麼的….」
我一邊說一邊掀開棉被。

登愣,床上好整以暇的攤著一灘淺粉紅色的液體。

『靠北!床上紅紅的!』一打開棉被蔡,先生就立刻驚恐地罵了一句髒話。『趕快我們先洗頭!』

怎麼看到產兆第一個反應竟然是要先洗頭啊!!XDDDDDD

我沒有乖乖照做,還膽子很大的東摸西摸,
畢竟當時沒有陣痛,
硬要說就是腰有點痠,不構成大礙,
比起破水或是落紅,粉紅分泌物不算什麼,
有人見到這粉色分泌物也是等了一個禮拜才生產。
內心不免質疑這是個假警報,
有點怕我提議去台大醫院會被退貨,
醫生會逼我一邊陣痛一邊做重訓,爬個一百層樓梯或是淚奔十公里。
所以我還不打算直奔醫院也不打算洗頭,並好言相勸啾啾放寬心去上班。

相較我的淡定,啾啾很緊張,
他看到我老神在在都快嚇到中風,
一邊火速請假並一邊把我推進了浴室,
立刻開大水逼我沖澡。

既然頭都濕了只好順便洗一下。
畢竟姐姐有諄諄教誨:坐月子無法洗頭,
我有個乾淨的頭也不是壞事,進可攻退可守。

所以我還真的去洗了頭。
(怎麼會如此失控)

洗好頭,啾啾提心吊膽的幫我吹乾,
一邊念念有詞要手刀去醫院,
看他七上八下的緊張模樣連我的肚子都開始痛了起來啊!
我鎮定地安慰他:
「坊間孕婦會使用App檢測自己的宮縮,我們來測驗一下我的頻率好了,
開始開指約莫十到五分鐘陣痛一次,如果三分鐘一次就是快要生了。」

一測驚人。
媽哩我是三分鐘痛一次!!
規律就算了,而且疼痛感還持續加劇中!!!

跟剛醒來隱隱的悶脹感不一樣,
疼痛一波一波的襲來,彷彿海浪。
我是在海波浪上載浮載沉的女子,
而且海浪還一波一波的打在我的腰上。

這下連我都開始慌了。
如果我的宮縮APP沒有騙我,
我應該就是已經默默進入了產程,
三分鐘就宮縮一次,
普通的孕婦這時候應該就已經待在待產室裡,

等著醫生出現推進產房產子。
換言之,我兒子已經是ready中的ready,是準備脫出的狀態,
他是按下按鈕準備連人帶座椅一起飛出車外的龐德。

「恩…老公我們趕快去醫院。」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應該有點抖音,
因為我的後庭有一種莫名的撐開感。
對,撐開感,就像突然被人灌了腸,
巨大的便意正在醞釀中。

第一胎生產,正常人都至少要六到八小時,
我現在飆車到醫院應該不遲吧?

啾啾火速吹好我的頭,
我們套上衣服拉上待產包跳上計程車,
立刻動身去醫院。

上車時我瞄了手機一眼,
陣痛才開始三十分鐘,
我應該還來得及打到無痛分娩吧?
想起上次遇到Nancy,
他以一個過來人的姿態再三叮嚀我,
千萬、鐵定要打無痛,
我自認自己不是條硬漢,既然可以免去體驗死去活來的痛感,無痛是一定要打的。

開車的司機是個大姐,
聽到我要生了只是淡淡瞅了我一眼,用過來人的語氣說:
「你第一胎,離生子還很久,不要怕。」

其實我很想告訴大姊,
現在最怕的事情除了可能會不小心失控生在他車上之外,
我更擔心的是會打不到無痛。
但當時的我只能集中火力把心思放在控制一波又一波襲來的陣痛上,無法答腔,

只能把命運交給大姊掌控方向盤的大姊發落。

大姊似乎真的篤定我還不會生,
所以開得十分遲緩,並企圖跟我們聊閑話家常。
「想當年我生也是痛了很久….(以下略五千字)」

說真的,我真的不想知道大姊痛了多久,
大姊你知道我現在下體一直有東西要衝出來了嗎?
我兒現在是準備被彈射的龐德啊龐德!!
我只好緊盯著窗外,避免跟大姊眼神交會,
不然他等等誤會我對這話題有興趣我可能真的會生在車內。

平常車程15分鐘的台大醫院,
我們開了20分鐘才走一半路程,
搞得又痛又不舒服的我越來越焦慮,
只好不斷看著宮縮APP監控兒子的動向。

陣痛依舊規律後庭逐步撐開,搞得我很心慌,
腦海中閃過驚心動魄的橋段,

產婦不小心就在車陣中生了一個健壯的胖娃娃……
我的人生已經很精采我沒想過生孩子也要這麼膽戰心驚啊…………………..

難道大姊不能再開快一點嗎?

要是我手上有槍我鐵定抵著大姊的太陽穴逼他開快點。
2013062766728673

臺大醫院,還有八千里路雲和月的距離。

【未完˙待續】

 

little pessi分隔線 拷貝

 飆風產子記連載。

 

●飆風產子記 1:不知不覺我已跟了這節奏之傳說中的陣痛。

 

●飆風產子記 2:這樣的節奏誰都無可奈何之開指與無痛。

 

●飆風產子記 3:兒子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之送進產房。

 

●飆風產子記 4:不知不覺你已經離開我之陛下降臨。

●盧小桃的小太陽戰隊 如果穿搭,IG就是你的好朋友歐。 12540406_10205517166109714_1330319118_n
9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