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尼,我好像不小心喝了農藥…。』之恐怖事件大公開!

1 Comment


話說愛追逐流行的我不小心又搭上了感冒列車。

數度昏迷、癱軟在馬桶先生旁邊嘔心瀝血十來番,
深感大事不妙的強壓下在胃裡翻騰的熱浪,
虛軟的揪著棉被窩在床上乖巧修養生息。

實在無力,只好求助別人照料。
強尼替我遞茶水、開暖爐,順便上線詢問『鬥他好戰友』,
有什麼可以解救我脫離瀕臨嘔吐點卻又吐不出來困境的好方法。
只見強尼連忙用斯蓋批疊聲逼問將胃裡東西全吐出來的妙計(?),
四位蒙古大夫個個絞盡腦汁、左右出法。
我小口小口啜飲著溫熱的茶水,耳聽四方。

鬥他才子一號阿詹很豪邁的說了:
『要他喝水,然後就用湯匙放在舌根後方壓一壓,或是食指去喉嚨挖一挖就出來了啊。』
……..似乎將隻湯匙放進喉嚨四處亂挖是件稀鬆平常的事啊阿詹。
大哥你請幫個忙,要個妙齡少女將食指伸進喉嚨四處亂攪不覺得有點難度?
這就好比要胡瓜穿條緊身皮褲出來開個萬人演唱會一樣。(寓意不明)

這時基德正巧想起了件我過往的可恥事件,很歡樂開懷的接口:
『……小桃之前不是還誤會自己喝了農藥……』
←因為基德的麥克風有點小聲,我隱隱約約似乎聽見了這件事。
然後大家和樂融融笑開懷,壓根兒忘記了我正在水深火熱中。(齁,這些鬥他才子)

農藥?
想了想,似乎有這檔子事。
到底是什麼呢?(疑惑的歪了歪頭)
強尼咧開個燦爛的笑容,很好心的替我傳道解惑:
『你忘了啊,大家還很緊張替你想方法,什麼灌牛奶催吐、送醫急救啊?…』

啊啊啊啊啊啊。(拍額)
我想起來了!
這件事要從很久很久之前,我返鄉第二天說起……

【返回嘉義第二天】
這天依舊是起了個大早,時差(在台北日夜顛倒的時差)還未調整回復就被我親愛的媽咪抓去下田作苦力。
日正當頭,我吐著舌頭喘氣,嘉義艷陽高照,真難想像台北陰鬱的天氣。
新手下田,當然有些新規則得好好學習,這些農家規則可是攸關性命,
比方說,農藥的分類跟噴灑農藥的禁入區塊必須一一分清,
不然剪收了噴灑農藥的作物不僅會危害健康,也有可能害自己中毒。
鎂廷細心叮嚀萬般囑咐、耳提面命那些牛奶瓶子或是大汽水罐肚子裝得可是農藥,
要我小心點千萬不要誤食。
(齁,我要抗議,我有這麼貪吃嗎。不過鎂廷,正常的農家人應該要避免使用食物瓶罐來裝農藥才對吧。)

農忙一天下來,體力素來不佳的我撐不到晚上八點就已經虛軟無力,
被遣送回家暫時修養,靜待明日一早繼續上工。
腰酸背痛、四肢無力,外加飢腸轆轆的我到家第一件事當然就是解決民生大計啦。
翻箱倒櫃覓食去,餓得前胸貼後背的我扳開冰箱,望見昨天企圖要喝的優酪乳先生!

哇,他還健在。(歡欣鼓舞)
還沒有人喝掉。
很好,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昨日未完成的大業,今日由我達成吧!
我興高采烈扭優酪乳的瓶蓋,這個愛之味的我以前都沒有嘗試過,不知味道嚐起來如何。
飢餓難當的捧起優酪乳就口咕嚕咕嚕猛罐。

撲──。(當下噴了個滿臉)

只見如飛瀑的雪白液體四濺,像道彎彎的虹,黃河之水天上來啊啊啊……………
(為什麼我還有心情吟詩)

我低著頭無助的望著滿目瘡痍的廚房,
任憑奔騰如千軍萬馬、萬夫莫敵氣勢的噁心液體順著我的喉口滑進我的胃。
早上鎂廷囑咐的話言猶在耳,牛奶瓶子或是大汽水罐肚子裝得可是農藥……
我該不會這麼倒楣吧我。

靠銬銬銬!鎂廷只有說是牛奶瓶啊!
為什麼犯規裝了只優酪乳瓶。←這不是重點吧小姐。-__- 
而且我昨天還拿出來在鎂廷面前要喝哩!

虛弱的擒抱著那瓶恐怖的不明液體,我順著桌角緩緩滑坐在冰冷的地面。
朦朧的視線看不清景物,難道我就要在這裡香消玉殞了嗎?
我還有好多好多事沒有做啊啊啊啊啊!
而且現在家裡沒大人,我小命一條要是不夠強健不小心一命歸西,
大家一定不知道我是怎麼倒下的,說不定會有人誤會我是自殺之類,那我豈不冤枉。
說不定還會有同學甲乙跳出來指證:
『啊,她一向是個好孩子,感覺很樂觀開朗,沒想到她竟然會走向這條不歸路…』
『該不會是情路不順遂,一時想不開…』
一捐也許還會說:
『不可能啊!小桃前天才跟我通過電話,她還很開心說要來高雄找我玩,小桃不可能會自殺啊!…』

我無法思考,只好抓著我病亡死因優酪乳衝到電話邊,
這樣不需要柯南出馬大家都知道我為什麼會嗚呼哀哉。
抄起話筒直覺按了我媽咪的號碼。
不通不通沒人接。
很好,天要亡我也哉,我著急程度早就遠遠超越了熱鍋上的螞蟻,
我現在根本就是摔到熱鍋裡即將要煮熟的螞蟻!
第一順位沒有人,那我的遺言要交代給第二順位強尼。
又緊張又難過的按下我熟悉的號碼,三秒後強尼開朗的聲音馬上在我耳邊揚起。
『小桃?怎麼啦?我在鬥他。』強尼沒有察覺我的心慌,自顧自得開懷得很。
『強尼…』我又哭又叫的答腔。『我吞了農藥!』
『……(一連串外星話,因為無法組織,我不知道他的意思。)』
強尼這下傻眼到一個天外天的境界,由他整整升了八度音的語調還有語無倫次的字串我完全可以體會。
『對不起我一直很任性…我以後不會亂開冰箱吃東西了。(嚎啕大哭)』←不知道這算哪門子的遺言。
強尼兵荒馬亂,病急亂投醫(?),我們的庸醫──不不不,是鬥他四大才子又再度攜手出馬啦。
『小桃灌牛奶!快點!』強尼聽了四才子建言,很慌張的要我乖乖聽話。
『可是我很怕家裡的牛奶罐全都是農藥啊…。(抽噎)』
『你看連冰在冰箱裡的都是農藥了,我不敢在嘗試了……。』我淚如雨下,癟著嘴兒完全放棄求生意志。
『啊啊啊,好那你試試看這個…』強尼馬上提供另外新方法,山不轉路轉,花招千百千,可多著呢。
接下來催吐、送醫、不要喝水、倒掛、亂跳跳到吐(這是什麼鬼方法)之類有的沒的密醫偏方全派上用場了,
我含淚頷首掛掉電話準備一一依言照做時,家裡電話響了。

鈴、鈴鈴──鈴。

我腦袋瓜轉著亂七八糟的思緒。
該不會是死神打電話來通知我我死期要到了吧。
我還沒罐牛奶啊!這樣犯規!←(?)
手心冒汗,心跳急促的抓起話筒,怯生生的回了聲──『…喂?』
話筒的那端不是面目猙獰、冷血無情的死神,是我家天真的媽咪。
『姐你打電話給我做什麼啦。』←十分逍遙歡樂的語氣。
『媽──我吞了你的農藥。』我抿唇,又開始啜泣,心中怨懟千萬千,都是鎂廷亂放農藥….。
鎂廷妳難道不知道你的大女兒就要死掉了嗎?
『亂講,你去哪裡偷農藥吞。我都藏得很好啊!』
鎂廷非常理直氣壯的答腔,彷彿我不小心誤食農藥全是因為我貪吃自己去挖掘出來灌的。
(這位大嬸,你的女兒吞了農藥你還這麼氣定神閒啊?)
(況且我要打那兒偷那兒偷農藥出來吞呀,問題不在這裡好不好!)
『就你自己放在冰箱的啊!』我萬般委屈蹶著唇瓣,淚聲俱下的指控我媽咪的罪行。
話筒那邊呆愣了一秒,然後爆開驚天動地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這個大頭仔(台語),那我是要給橘子喝的肥料啦!你幹麻要跟橘子搶。哈哈哈哈…』
我家媽咪大笑不已,這位大娘!你家女兒就算是吞了肥料也是很嚴重好不,我哪有跟橘子搶呀,分明是你不做好分類!
哪有人把植物肥料跟人要吃的食物擺放在一起,你不知道他們必須分家嗎?-___-“
我當下真的無奈到了極點。而且昨天試圖要喝鎂廷竟然也不阻止我!(哭倒)
『你不要擔心啦,那個只是過期很久的優酪乳…大約過期3、4個月吧,沒有很毒。』
(過期三四個月沒有很毒,那什麼很毒?)
我轉過瓶身定睛一看,還真的哩,整整過期4個月,一天不差。
最好是沒有很毒,那股巴拉松根安水調配而成的口感最好是健康滿點。
媽呀媽,你認為過期三四個月的優酪乳沒有很毒,那電視上看到那群食物中毒被遣送進醫院的人都是在演戲嗎。
『旁邊那邊有一瓶好的,愛之味都是過期的唷,不要選錯啊。』
(這時候誰還喝得下啊!)
鎂廷一派天真的叮嚀我,冰箱冰了四瓶竟然只有1瓶可以食用,吃到肥料的機率未免過高了吧?
自認交代完畢後,我那天兵第一的媽咪便不在理睬我,擱下她親生女兒我去做他手邊的工作,徒留我抱著話筒傻傻的笑。
很好,在來是打電話給大學同學強尼報平安。
想當然耳,被眾人恥笑一番絕對事跑不掉………….。
好像有人笑到岔氣齁…(威脅性的挑眉)
大家很沒有同情心、沒有同胞愛、完全把人家的苦難當笑話,我可是無辜受害者耶。> <
那種噁心恐怖的化學口感,加上早上又被千交萬代農藥的影響,很容易會誤會嘛。(很委屈的替自己聲明澄清)

走過臨死邊緣的過來心境,在此嚴重、敬告,
千萬要把農藥、肥料、或是不是人可以拿來啃的東西跟人類可食用的食物分類,以免造成不可磨滅的錯誤唷。
請大家食用所有食物前也請注意保存期限唷。

(自以為賣藥電台的結尾)

恐怖農藥…是肥料吞食經驗談到此結束!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1 Comments
  • Avatar

    changrung

    回覆

    這篇好笑~~(撫掌~~嘴唇輕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