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裡的雜言雜語:髒髒。

Views 0 Comment

蔡沛熹小朋友有重度潔癖。

我有東西一定要物歸原位的整齊強迫症,爸爸啾則是堅持處處光亮如新的清潔控,在我們的耳濡目染之下,兒子理所當然地成為一個潔癖男子,很合邏輯。

一歲八個月(對,這傢伙竟然快一歲八個月了)的他,會將樂高玩具放回小塑膠箱,會把我丟在沙發上的包包放回木櫃,還會拿著吸塵器到處清潔。

這孩子對清潔的要求高乎常人,常常四處巡視他的領土,並像仙杜瑞拉的壞後母一樣時時提醒媽媽哪裡有灰塵,要我去吸塵。

這孩子以後會住進無塵室。

我把兒子異於常人的潔癖行徑告訴爸爸啾,孰料他一臉欣慰。

「很好啊,家事後繼有人!我三歲就要叫他洗碗。」啾啾欣喜若狂。「先訓練他洗衣服。」

我老公到底有什麼事。??

但他很快就自食惡果了。

早上,總是最先醒來的兒子,爬到啾啾的身邊,滑嫩的小手在他的大臉上滑來滑去,滑到臉都要解鎖了。(亂講)

肉胖胖又細滑的小手在臉上游移實在太舒服了,啾啾一臉享受地緊閉雙眼,放任兒子替他下巴馬殺雞。

但兒子越搓越用力,突然,用力狂甩爸爸巴掌。(正確說法應該是想輕拍但他不會控制力道)

爸爸啾一臉錯愕,霍地睜開眼跟兒子對望。

「髒髒。」小胖子很認真地拍著啾啾的鬍渣說。

⋯⋯原來一開始在臉上亂滑是要替爸爸輕臉上的髒髒啊。

☛我們的後母不只管地板還管到爸爸臉上來了

☛該怎麼解釋那是鬍渣

 

 

發生了爸爸啾的鬍渣事件,我也沒有逃過一劫。

今天兒子突然很用力地將我的臉扳過來,用力搓我下眼袋的痣。

「髒髒。」小胖子盯著我的眼睛,再度很認真地說。

⋯⋯眼角下的淚痣錯了嗎。?

☛他現在也想抹去我左肩上的黑痣

☛該怎麼解釋那是痣

 

 

話說我發現嬰兒好像都沒有痣欸?(還是只有我兒沒有?)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