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雜言雜語:產後憂鬱。

Views 0 Comment

我懷疑我之前有產後憂鬱症。(文章一開頭就立刻破題)

 

今天去找Lynn整理髮型,聊天時我說發現自己改變很多。

她一邊替我剪髮一邊投來一個肯定的眼神。「恩,熟了。」

從她的眼神我發現她好像誤會了我的意思,其實我想說的不是變老變風騷這塊(雖然這兩塊很顯而易見,最近拍照我活像會吃人的妖婦,張無忌跟張三豐都要聯手甩我巴掌喝斥妖尼姑),我其實想說的是關於思想方面的。

開始想得很遠,變得有點不像以往,雖然自己無法具體而微地說出哪裡不同,但就是不同了。

最顯著的一點,是生子後我常常覺得煩憂。而且這煩憂多半是杞人憂天。

我已經開始煩惱我兒的生涯規劃要替他存多少錢,我擔心無法身教言教給孩子良好的教育,我甚至苦惱起整個地球的資源開始認真落實資源回收…………

對,我真的為此開始認真做環保,現在出門都只帶環保購物袋因為我好怕兒子長大後這個世界資源耗盡他要過著很慘的日子,地球只有一個。

以上層出不窮的莫名煩憂,更別提我本來就在操心的工作跟人生夢想,什麼都可以煩惱我憂國憂民完全落實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

我是個歡樂的B型人格,是迷路會當散步的人,神經都不拴緊的人,怎麼會變成焦慮的A型人格?是了,這一定是產後憂鬱。(結案)

(反正不明白的就推給生子就對了)(好吧我說憂鬱症是嚴重了,但總之就是這種莫名憂心的窘境)

 

發現自己容易憂鬱,卻不知從何而解,這麼想我就益發憂鬱了。開始惡性循環,睡不下吃不好,頭髮直直落差點就要居家剃度出家。

決定去看看中醫調身體,只有老祖宗的智慧可以救我於水火。

跑到台中中國醫藥大學中醫部看強大的張東迪主任,主任笑容慈愛溫和的替我把脈說:你壓力大。

我立刻用百萬小學堂搶一百萬獎金的氣魄光速搶答:我沒有壓力。

我真的沒有壓力啊我是憂鬱,而且我不知道我在憂愁個什麼勁,是一個無解的習題。

老師沒有說什麼,只是慈愛的笑笑,然後開了幾帖中藥。

然後我每天都像中了麻醉槍一樣睡到不省人事。可是我還是會為賦新辭強說愁。

但這個傷春悲秋無限循環的症狀,突然在兒子滿周歲時突然減輕了。

兒子會長大的,他吃點玩具亂咬東西不會死的,他偶而自己撲街翻滾站起來就好了,偶爾給他吃點鹽偷吃一口人類食品也無傷大雅,盡力就夠了,生命會找到出路的。

當我開始放下心中的執著,那瞬間,產後憂鬱就離開我了。

沒事的,不要被前輩們(?)的教誨嚇到,不用拿誰做了什麼當教科書,更無須給自己太多壓力。

你有你的人生,只有你知道怎麼跟寶寶相處,寶寶選擇了我們,你為他做的一切都是最棒的。

 

雖然現在的我還是想得遠,還是會忍不住操心,也開始提前做了很多準備跟規劃,但心理漸漸明白,真的,一切沒有這麼困難。

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某天好友YUKI帶剛滿兩個月多的寶寶與老婆來家裡玩耍,他跟啾啾跑去小房間裡men’s talk,我一邊回信一邊與他老婆聊天。

她說,她最近會想得很多,某天還跟YUKI討論起要是兒子吸毒怎麼辦,她一定會大義滅親報警!

看她激動的模樣,好像看到了前一年的我,我笑到不能自己。

這就是莫名其妙的產後憂鬱啊。

 

這篇是給地方媽媽的強心針。再給自己多一點時間,我們跟寶寶會找到平衡的。

我們會笑著看過去那段時間慌亂的自己,明白自己原來比想像中還堅強。

#媽媽就是這麼容易操心 #所以媽媽會喜歡碎念

 

最後順應民意,放上一張我兒賣萌的照片。

喂喂喂,這裡是盧小桃的繪圖日誌你們都只想要看陛下我吃醋了。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